5 月
02
2020

信與不信,與迷信

採訪及撰寫〈醫生醫心〉,《經典》撰述鄭接黃(圖左)大多躊躇。提及台灣民間信仰裡的問事、藥籤、祭解等,信者信,不信者當作文化歷史,涵蓋人文關懷的面向。但迷信這個問題,對於信者與不信者來說,似乎都太過尖銳。迷信,是迷惘、盲目而不究竟。採訪過程有心鬱十五年、病痛纏身的人崩潰哭訴;也有人因車禍,在加護病房,家人跪求神助,隔日拔管,讓他順利自主呼吸。在台南普濟殿更是看到池府王爺對信徒日常的提點。這是迷信嗎?而病禍本身不就是讓人迷惘,無法究竟:為什麼是我(或是他)?是不是曾經忽略什麼?該如何面對?

鄭接黃想起,父親有一次腦部手術,換上手術衣,在卸下全身什物時,醫生見手腕戴有佛珠,交代不用取下。那串佛珠,是他的母親一早入院前,向神明祈拜後過香爐。對於病人與家屬來說,醫生的細膩懂得,讓佛珠在神明加持的意義之外,增添了許多人的暖意。


(攝影/安培淂)

《經典》262期【出神入話】醫生醫心 從心而生的神明關懷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4 月
29
2020

一起打好這場防疫戰爭

《經典》撰述陳芛薇(圖中),因〈防疫之下的生命共同體〉,採訪失聯與合法移工就醫上的困境,幾名失聯移工跟她說:「我口罩洗一洗再用。」口罩甚至起了毛球,或很樂觀地說:「我有口罩呀!」但其實是防護力低的布口罩。不過,比起買不到口罩,失聯移工長期與正規醫療體制近乎「失聯」,疫情期間更加不敢就醫,都是更重要的問題。

截稿前夕,一週三次零確診的好消息確實振奮人心,但是也讓陳芛薇懷疑自己這篇報導是不是過於「未雨綢繆」,然而後續敦睦艦隊爆發台灣最大起的群聚感染,加上新加坡移工宿舍的群聚感染,短短時間從數十起變成數千起,都讓人深感防疫如作戰,絲毫懈怠不得。

接住這群短暫作客台灣的移工,也是接住我們自己,疫情突顯了我們本是生命共同體,更何況就醫權是基本人權,台灣應該藉由這次疫情好好正視這已存在多年的問題。


(攝影/劉子正)

《經典》262期【特別報導】 防疫之下的生命共同體 醫療體制外的失聯移工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4 月
02
2020

溫潤的時候

在採訪〈神形人心〉過程中,《經典》撰述鄭接黃(圖右)不斷地在「為什麼」中與受訪者糾結,也一直在探問的是:「這件事有什麼意義?」在神像工事上,一部分的受訪者會以「傳統」來簡單回應,也就是:師父怎麼傳下來,徒弟仔就著怎麼接下去。頻頻問不到核心,再深入思索,會不會很多意義都是後加的?並且經過太多人為的轉譯,意義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努力記錄過程的起伏,有了什麼畫面撼動出什麼心情。

人與神,萬般著相,雕木成工藝,柴木有溫潤,人情也有,就像在鹿港拍攝採訪錦輝軒工作坊雕刻師陳宗蔚時,攝影召集人安培淂借用附近舊厝之景,鄰居大姐是熱情款款,怕餓怕寒的問候,甚至最後結束,拉起阿姨的手要求一起合照,卻被推卻,她只要成就他人。藉由神像,採訪團隊是與神,也與人在交陪,實質地感觸到無形的存在,其實是情感,鄭接黃認為,這才是真正的信仰生活。


(攝影/陳宗蔚)

《經典》261期【出神入話】神形人心 圓滿安定的想像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4 月
01
2020

進退之間

城市裡長大的小孩,真的很難體會家中有樹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景。

《經典》文稿召集人潘美玲(圖左)與資深攝影劉子正,因〈宜樹宜家〉報導進到台南謝宅時,赫然發現水泥建築裡竟然直挺挺地站了一棵大樹,視覺上相當震撼;來到新竹半畝塘則又是另一種驚豔,垂直綠化的技術讓樹可以爬樓梯,來到二十幾層的高樓。

我們珍惜樹嗎?印象中「並沒有」。潘美玲記得小時候僅爬過一次樹,之後居住的城市愈來愈繁榮,身邊許多的大樹都被剷除,只為了蓋建更高、更貴的公寓大樓。但近年來,風水似乎輪流轉了,與樹為鄰,以綠為尊,有大樹做綠化就是一種時尚、愛地球的品味,例如在台南也有建商邀請住戶與八十五歲的老棗樹當鄰居,伴樹長大的故事更是一大賣點。

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值錢了?或許是因為大樹有減碳、降溫的實質功能,也或許是因為,綠提供了現代人,對於生活的一種美好想像。


(攝影/劉子正)

《經典》261期【人樹之間】宜樹宜家 人與自然的都市探戈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3 月
03
2020

交響樂團的鐵工指揮家

在《經典》攝影召集人安培淂年輕時所從事的眾多工作中,也包括了鐵工,雖然不能說已經熟練地掌握了這項技藝,但至少,對於整個鐵工的製作過程並不陌生。

因為【匠心獨具】一文接下任務去拍攝曾文昌與他的年輕團隊,對安培淂來說,就像再一次回溯過去的鐵工技藝旅程,而他也很高興地看到,在今日的工商社會,在所有物品幾乎由工業大量製造的今天,仍然有人願意接受挑戰,堅持手工慢慢打造,並以這種傳統技藝謀生。

根據安培淂的親身經驗,他深知想要嫻熟鐵工技藝,必須兼具充沛的體力與豐富的想像力,而想要處理好各種金屬與美學知識的鐵工,其實並不需要任何學位來加持。

在拍攝過程中,他看到曾文昌站在發出刺耳聲響的工作室中指揮若定,突然覺得曾文昌彷彿一個交響樂團的指揮,而經過他指導出來的鐵工佳作,定將為這個世界添增更美妙的風采。


(攝影/陳世慧)

《經典》260期【匠心獨具】大鐵工時代 鐵匠曾文昌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3 月
03
2020

沒有人應該是局外人

一艘王船送來瘟王,先民以禮待之,立廟祀奉,對「瘟」的恐懼逐漸轉變為一股守護在地的重要力量。在畏與敬之間,和善對待還是嚴厲面對,《經典》撰述鄭接黃(圖左)時不時在採訪過程裡跳離「講古時候」,以現在所面臨的狀況對照,這不僅是以古鑑今了,彷彿是一再溫柔地提醒著:災難疫病威脅就在前方,但我們的背後,始終有很多溫暖,關乎神,也關乎人。

就像採訪金唐殿文史工作者張明忠時,問及民間信仰式微,參與的信眾多半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卻見張明忠一臉笑著說,不是沒有人相信,還是有相當多年輕人在瘟王爺下凡降臨蕭時,以寄付、以添載,或者是用其他的方式參與,只是平時工作忙碌了點。面對迎王此等庄頭大事,面對疫情,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事,在鄭接黃眼裡,他多像一位懂得孩子的父親說著這些話。


(攝影/安培淂)

《經典》260期【出神入話】瘟與神 與自己的恐懼和解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2 月
01
2020

重獲新生的背後

走進位在桃園的「螞蟻遇上貓」工作坊,《經典》撰述吳佳珍(圖右)見到牆邊掛著的、窗外晾著的,以及桌上正在裁剪的,是一條條曾在民眾衣櫃裡的牛仔褲,被淘汰後輾轉來到此處成為拼貼包包,重獲新生。

工作坊的裁縫師媽媽們,家中都有位腦性麻痺孩子需要細心呵護,因此無法穩定工作;五年前,她們參加政府就業培訓而結識彼此,後來組成工作坊一起精進裁縫,從動手做孩子需要的東西,逐漸延伸到二手衣改造。一年前,服飾品牌Story Wear開始與她們合作,希望將「零廢棄」理念推廣給更多人。

儘管這樣的商業模式仍有待市場檢驗,但這些努力不僅是為了解決環境問題,也納入了社會考量。想要永續發展,絕對不是只從單一層面下手,而要環境、經濟、社會三個層面一併思考。希望透過這篇〈廢棄物重生記〉報導,能讓讀者了解關於再生資源的不同面向。


(攝影/安培淂)

《經典》259期【減法時代】廢棄物重生記 再生資源高值化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1 月
29
2020

過猶不及

《經典》文稿召集人潘美玲(圖右)因為採訪〈愛木者言〉一文,長時間流連在木工教室及工廠裡,身上常常沾滿了木屑粉塵,而彷彿裝了某種雷達,對木頭愈來愈有敏感度。

但她也亟欲從這一個有溫度的木作世界跳出來,回到一個硬話題,談談這些木頭的來源、台灣用木的現況。

歷史上,我們受了過度伐木的創傷太深,人人有如驚弓之鳥,談「伐」色變,但,我們亟欲保育自家的山林,用木卻99%倚賴他國進口。如果有一天國外無法大量、平價地供應民生所需,台灣可有因應之道?

對於林業經營,社會上其實存有許多誤解,例如:保護森林,「不動」最好,但是卻忽略了談森林保育,原始林與人造林是兩個不同的主體。而在採訪過程中,她也試圖找到突破的解方,例如可以採較實用的機具:龍門鋸以及特殊設計的中型乾燥窯……。只要有心,凝聚產官學共識,提高木材自給率應該不會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攝影/劉子正)

《經典》259期【人樹之間】愛木者言 重回美好的木藝時代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1 月
04
2020

追著垃圾跑

從「究竟身邊設置的垃圾桶應該多些還是少些,會比較好?」的這個發問開始,《經典》撰述陳芛薇(圖右)與資深攝影劉子正這一個多月來都追著垃圾跑,跟著夜市清潔人員收垃圾,「尾隨」滿載家戶垃圾的垃圾車,清晨也與稽查員一同稽查被亂丟的垃圾,並前往垃圾轉運站、廚餘堆肥場及焚化場,訪問許多第一線辛苦收垃圾、處理垃圾的工作人員與各廢棄物管理單位及NGO。

當採訪完北投焚化廠回到辦公室後,陳芛薇邊寫稿邊覺得身上傳來陣陣垃圾味。她敬佩這些「收垃圾的人」,辛苦地處理人人避之的垃圾,同時她也被採訪時目睹的海量垃圾所震撼。她思考著,其實垃圾與每個人息息相關,曾經她覺得那麼多人大量製造垃圾,個人減廢的力量很渺小,但她現在反思,實在不該再忽視垃圾已經如此多的事實,毫無自覺地製造不必要的垃圾,當愈來愈多人能秉持「少一個垃圾是一個」,或許清潔、不麻煩、垃圾減量就能三贏。


(攝影/劉子正)

《經典》258期【減法時代】現代垃圾危機 垃圾減量、清潔、便利能三贏嗎?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12 月
27
2019

記者也是故事的一部分

圍繞著食物形成的人際網,隨處都有。既然如此,當《經典》特約撰述曾多聞(圖左)開始寫〈我食故我在〉這個題目時,當然就從自己熟悉的社區著手:從小農園到農夫市場到麵包店。這張網裡,有每兩週來買麵包的小學老師,有一天問起烘焙師傅能不能去她的學校教孩子們揉麵團;有天天載送新鮮蔬果到高級餐廳的農場主人,最後和餐廳主廚成為葡萄酒友。

這張網裡,還有曾多聞這位平日訂購小農直送蔬果的當地記者,最後終於來到農場採訪。

那一天,她在南洛杉磯採訪人行道上種蔬果的奇人芬利,芬利和助手正為即將到來的農產展忙著,一邊畫看板一邊談話著,連抬頭拍一張照片的空檔都沒有。不久之後,曾多聞發現穿著高跟鞋的自己,竟然蹲在地下,拿起油漆刷為看板上色。那一刻,她也成了人行道農園的社區志工。

原來,記者也是自己筆下故事的一部分。


(攝影/劉子正)

《經典》258【共享之域】我食故我在 與作物共同成長的社區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首頁最新訊息關於經典雜誌內容經典專書訂購方案聯絡我們
台灣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財團法人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2號12樓‧服務專線:02-2898-9991 傳真:02-2898-9993
Copyright©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經典影像館 ::: Rhythms Gallery ::: .
建議以 1024x768螢幕解析度, IE7.0 以上版本瀏覽器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