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02
2018

台灣需要傻子

特別敬佩育種人,敬重他們那種默默做事,不求顯達的態度。

《經典》文稿召集人潘美玲猶記得二○一五年第一次採訪李臺強(圖左)時,他甫自茶改場退休,成功育出台茶二十二號,掌聲很少,但後勁理應很強。

茶樹育種是一項長期抗戰,沒有辦法立即贏得掌聲與光環,因此「年輕人多不樂意投入。」李臺強慨嘆道。慢慢磨的功夫,常常是最不起眼、最受忽略,但美玲深信:「最根本的,才最重要」。

採訪資蒐的過程中,得知對岸中國農科院的育種團隊有令人眼睛一亮的品種園、各種精密的香氣成分分析儀、幾千畝的實驗茶田……。

但在台灣,卻只看到一個孤單老人(壯年人)。

一輩子只做一件事,不斷重複,但有意義、有方向,最終成就一種無人能及的卓越,「鐵杵磨成繡花針」聽起來很通俗,但卻是一種令人肅然起敬的日常。


(攝影/潘美玲)

《經典》236期【茶知錄】 有種! 台灣茶樹育種的故事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三月
02
2018

「菲」懂不可

從桃園機場出發,僅兩個半小時就抵達馬尼拉艾奎諾機場,《經典》撰述賴英錡(圖左)對台菲兩國如此接近感到意外。

週日上午,隨意坐上一輛吉普尼(Jeepney),被載到一個不知名的社區,不見觀光客,卻更容易發現原汁原味的在地生活。不論是上教堂的信徒、菜市場叫賣的小販,或是在路邊打籃球的街童,身為異鄉人的英錡深深地感受到他們的善意。一個陰暗角落,發現一群男人「喀喀喀」地竊笑,本以為是在聚賭,走近一看才發現,原來只是在看NBA!

長日將盡,英錡在馬尼拉灣大道省思在菲律賓採訪的所見所聞,才發現自己並不了解這個美麗國度,甚至帶有些許偏見。原來,菲律賓不是只有菲傭、芒果乾和長灘島,她更有自己獨特的歷史與文化。此刻,在台灣「新南向政策」大旗下,或許就從重新認識菲律賓開始!


(攝影/安培淂)

《經典》236期【遠親近鄰】亞洲之虎菲律賓 東西方文明的十字路口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二月
01
2018

藝術學院外的啟示

這次《經典》團隊採訪了月琴製作師林宗範,在撰述陳怡臻眼裡,他是一位非典型文化工作者。年僅二十八,沒念大學,早就認清主流升學之路無法領自己朝理想邁進,於是他四處自學,現已是一名專業製琴師。

報導沒說的是,林宗範高中其實唸美工科,但問高中是否為他的技藝奠定基礎?他卻回:「完全沒有。」怡臻疑惑:台灣文資修復與保存的科系不算少,為何學生要從體制出走?無獨有偶,最近台灣舉辦了一場藝術大學校長辯論會,引發部分學者質疑,發言時間和順序、答辯機制和題材都被精算過,甚至僅北部兩所藝大參與,與總統辯論會無異,可惜了藝術之於教育的獨立與反思性。

何謂藝術與教育?永遠是大哉問。林不念大學,雖不盡然與體制直接相關,但看他離校後強化了月琴技藝、深化了文化傳承時,不禁令人反省:當藝術教育功能淪為作品生產、辯論形式、學校排名,便已不再創造,除非它回應並解決了真正的文化困境。


(攝影/安培淂)

《經典》235期【匠心獨具】在台南做琴唱土地的歌 老派青年林宗範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一月
31
2018

用古道發掘台灣史

《經典雜誌》資深撰述陳歆怡(中),這回跟著金尚德(左)踏查太魯閣,得以一窺古道研究的堂奧。金尚德本業是金融財務,多年來利用工作餘暇,與患難至交蕭文榮、吳宏毅結伴,執著行走在太魯閣深山幽谷,有時在野地露營,有時得徒手攀岩,路更靠自己砍出。

他發現,不論日本或台灣,對日治時期太魯閣史都缺乏研究,因此,他自己翻查五百多份日文報紙、無數期刊,甚至飛往日本,在東京神保町古物街,發掘出珍貴的太魯閣舊影像、古地圖、摺頁等,甚至還挖到太魯閣戰爭時日本步兵報平安的家書、全台兵力布署表等史料。旁人看來走火入魔,他卻樂此不疲,只因「故事越挖越多,古道走也走不盡。」古道跟人生已然交織不分。

採訪期間,花蓮文史工作者秦懷安為我們解說錐麓古道,提及新城、布洛灣、巴達岡等都發現史前的考古遺址,關於太魯閣的人群活動史,還有許多故事!


(攝影/劉子正)

《經典》235期【篳路台灣】太魯閣橫貫道路風雲 從理蕃警備到觀光勝域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一月
03
2018

唱自己的歌

凜冬已至的台北街頭細雨紛飛,《經典》撰述賴英錡耐著刺骨的寒風,來到了松山文化創意園區,期待一睹泰武國小古謠傳唱隊的風采,聆聽那被讚譽為「能從歌中看山聽風的天籟之音」。

舞台上,傳唱隊成員先是隨著吉他的伴奏輕輕搖晃身子,接著唱起一首首動聽的古謠。閉上眼睛,仔細聆聽那清脆響亮的嗓音,彷彿真的讓人徜徉在大自然的懷抱裡,喧囂城市裡的日常煩惱頓時煙消雲散。

來自屏東縣泰武鄉的泰武國小古謠傳唱隊經歷了十多年的努力,如今已成為台灣知名的團體,背後的靈魂人物──查馬克˙法拉屋樂功不可沒。他曾經說過,「走紅只是一個美麗的意外,並不是傳唱隊成立的初衷。」真正的願景在於,讓排灣族的孩子們「唱自己的歌」,進而知道自己是誰,從何而來,最後又將往哪裡去。


(攝影/安培淂)

《經典》234期【人文風景】排灣族文化的傳承者 查馬克.法拉屋樂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一月
02
2018

歷史交叉點

兩岸的議題,在這半個世紀以來,始終是個熱話題。

這一次《經典》文稿召集人潘美玲(右二)以「茶」為探針,當中又以「經濟」與「文化」作為砝碼,從不同的歷史交叉點,一窺三十年來天平兩端的變化。

一九四九年,兩岸隔絕,接著相互較勁,那邊文革,這邊就復興中華文化;一九八七年台灣解嚴,兩岸融冰,形勢逐漸逆轉。從隔絕到融冰,我們看到大陸人民從以花瓜罐日常飲茶,到今日炫富風氣下的百萬茶席,以及台茶西進,對中國所產生的「觸發」影響。《經典》採訪團隊在兩岸盡力採擷,避免過度描述對岸的文化淺薄,或過分強調其強大的經濟實力,期盼做出中肯的文化觀察。

報導中,美玲以《伊索寓言》裡的「龜兔賽跑」來比喻兩岸茶這些年來的「中起台伏」,雖然心中充滿感嘆,但她仍默默癡想著,這場比賽還可不可能有第二回合?


(攝影/顏松柏)

《經典》234期【茶知錄】龜兔賽跑 兩岸茶交會競合三十年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十二月
01
2017

工作室裡的小革命

這一期【匠心獨具】〈木雕藝術家養成之路〉,《經典》撰述陳怡臻與攝影安培淂前往新竹採訪蔡楊吉的工作室,一抵達,就看見一群學生正專心刻著木頭,原來他們正在上木雕課。在那裡,每位學生所欲雕刻的工法、形式、程度都不盡相同,除了蔡楊吉能同步指導、面面俱到,學生間竟也能積極地為彼此的創作提供協助、相互指導。

這場景,不禁讓人想起一戰後在德國威瑪、由一群工藝、建築專業者所發起的「包浩斯學校」,鼓勵藝術教學應以「工作坊」為基地、「師徒制」為方法,強調師生互助、共同協調完成創作。短短十四年,包浩斯培養的一千多名學生,在二十世紀開創了無數的經典作品與思潮,影響深遠。

任何革命都是從小而大、由弱轉強。蔡楊吉的工作室不大,學生也不算多,但這樣的嘗試,卻彷彿再現了包浩斯的教學現場,在台灣新竹,醞釀著一場文化傳承的小革命。


(攝影/安培淂)

《經典》233期【匠心獨具】為神服務 為藝傳承 木雕藝術家的養成之路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十一月
30
2017

北京單車行

曾經,大街小巷遍地單車的北京市和上海市,並沒有因為時代的變遷而捨棄了它的「非機動車道」,使得在北京市騎乘單車的經驗出人意料地非常宜人。第一回來到中國採訪是以單車為主要的交通工具,《經典》攝影劉子正怎樣都沒有想到,可以在一天之內,從北京城鼓樓大街騎著單車出發,先是到了鳳凰嶺拍照,再騎到陽坊鎮和文字記者金其琪會合採訪,最後再騎回北京城。北京城到鳳凰嶺向來為當地車友們騎乘的熱門路線,在秋日暖陽下,氣溫不冷不熱,空氣清新,雖然單日騎乘的距離超過了九十五公里,卻絲毫沒有累人的感覺。如果再加上兩個星期在上海與北京的採訪行程,騎乘共享單車的總距離就超過了二百三十公里。

想起以往在中國的採訪總是為了在城市中移動,怎麼樣也招不到出租車,或著是困在車陣中寸步難行,相較之下,騎乘單車可以說是比較愉快,甚至是比較快速的移動經驗。


(攝影/劉子正)

《經典》233期【環境中國】單車復興在中國 共享經濟下的競爭亂象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十一月
02
2017

水電工不簡單

《經典》撰述葉奕緯(右)這次採訪的時機說巧不巧,正好碰到受訪者林英男在十月十一日,將帶領水電配管專業的選手飛往阿布達比(Abu Dhabi)比賽,所幸在出國前,選手已經沒有訓練課程,只要返家準備好工具、養足精神即可,林英男就是在這段短短的空窗期接受我們的採訪。雜誌出版後,比賽的成績也已經出爐,可惜的是,出國前,台灣幾乎沒有新聞媒體關心這場賽事。然而若是社會大眾不關心,連帶地也會減少政府對技職體系的資源挹注,而教育資源不足,也必定影響專業人員的養成。

「但比起二十年前,現在還是比較好了啦!當年經費短缺,出國比賽時連翻譯都沒有,當比賽過程中有狀況,也只能靠自己的破英文發問,連最基本的溝通都有困難!」林英男苦笑說道。奕緯希冀透過本篇報導,除了讓更多人認識水電配管專業的重要性,也期待有天技職體系能擺脫「不會讀書的人才去學」的汙名。


(攝影/安培淂)

《經典》232期【匠心獨具】不只是水電工 公共安全的守護者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十一月
01
2017

尋找現代桃花源

淡蘭古道截稿後,《經典》資深撰述陳歆怡才擔心,是不是把淡蘭古道地區昔日生活,寫得太詩意與浪漫了?這或許是今日走訪淡蘭古道的感受,也是在地人推動社區營造的成果,但對於曾活過那段艱苦歲月的人而言,當年共通心聲或許是:能遠走高飛多好!

這篇報導要追問的正是,這些一心想逃離故鄉的人,為何對家鄉如此魂牽夢縈,願意在多年後不計代價地找路、尋根、復育田園?也許,人生下半場更追求精神富足,也許山林洗滌了都市的滯悶,也許是「廢村」的危機感催迫;總之,這群「狂熱分子」令歆怡印象深刻,他們會在採訪前製作個人簡報,滔滔不絕傾吐故鄉歷史與風土,還不時丟來新的資料與思索,這一切都出於對故鄉的記憶與愛。今日的山區還存在人口外移、隔代教養、經濟弱勢等問題,以及雙溪水庫興建計畫爭議,都需要用智慧與愛來面對。祈願有一天,桃花源能在淡蘭地區實現。


(攝影/劉子正)

《經典》232期【篳路台灣】從家山到里山 淡蘭古道復興大計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首頁最新訊息關於經典雜誌內容經典專書訂購方案聯絡我們
台灣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財團法人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2號12樓‧服務專線:02-2898-9991 傳真:02-2898-9993
Copyright©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經典影像館 ::: Rhythms Gallery ::: .
建議以 1024x768螢幕解析度, IE7.0 以上版本瀏覽器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