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03
2022

原生花與藝的在地實踐

為了〈原生植物花與藝〉的專題,《經典》特約撰述鄒欣寧(圖左)來到坪林拜訪「採集人共作室」的青年藝術家陳科廷,那日仍是冬末,坪林雖未下雨,也頗有寒涼之意。陳科廷先帶我們參觀「坪林農創聚落P+」大樓裡頭種滿不同品種的茶樹——坪林最重要的經濟植物,以及石薺寧、台灣刺蕊草、紅梅消、台灣天胡荽等坪林野外常見植物。

近中午時,我們慢慢走回工作室,沿途隨陳科廷摘採不少可食的野菜煮泡麵共食。在一處特別溼滑的柏油上坡,他特別交代我們:「這裡很溼,很容易滑倒,千萬小心」,沒想到話音未消,我就和攝影師黃世澤跌成一團,獻出一次寶貴的輕微職災經驗……雖然如此,卻扎扎實實見識了陳科廷把自己種回家鄉成為一名「採集者」的真實現場,而這種熟稔環境、信手拈來即可就地取材,不論是以植物入食或創作花圈等作品的「在地感」,讓我至今仍(比摔跤的傷)印象鮮明。

(攝影/黃世澤)

《經典》286期【台灣花樣】花非花.意非意 原生植物花與藝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5 月
03
2022

物種無罪,人為致災

《經典》文稿召集人潘美玲(圖左)在採訪〈植物別見外〉這一個探討外來種的自然書寫報導時,腦海中卻不時閃過曾經做過的各種新住民社會議題,也想起大愛台的一齣好劇《飄洋過海來愛你》,只不過她還另外理解到,因為外來入侵種的罵名,「愛」字也有可能變成「礙」字。

植物沒有腳,但是跑得卻比動物快,除了防不勝防的意外夾帶,外來種其實大多是人類刻意引進(為了經濟與民生需求),而也正是人類的關鍵作為,決定了物種成為好物,或者敗類。

看到奇花異草,就拚命地想引進,沒有顧及對環境生態的影響;引進之後發現不好用、效果不如預期,就隨意棄置;知道它對原生植物有侵略性,卻不能好好規範……

植物一直是人類的好幫手,如果不是因為始亂終棄,外來入侵種的致害,不會那麼嚴重,所以應該規範的是人的行為,而不是給植物安上罵名。

(攝影/劉子正)

《經典》286期【草葉集】植物別見外 外來種的愛與礙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4 月
02
2022

畫龍點睛

《經典》撰述吳佳珍小時候曾在台電大樓附近補習,她記得有一次下課時正好暴雨,但又得等公車,一群人只好擠在台電大樓入口那個方方正正的雨庇下躲雨,同時還得忍受高樓特有的強風──所以平常沒事絕不會走這。直到六年前台電大樓改造門口人行通道後,無論是能擋風、遮蔭與夜間照明的玻璃光能頂棚(下圖),還是兼具座椅功能的弧形花台,整個空間變得親和許多,居民及路人開始靠近。

「街道家具」指的是座椅、路燈等各種設置在公共空間裡提供大眾服務的設施物,但銘傳大學建築學系副教授褚瑞基也強調:「街道家具不是各自獨立的物件,而是城市風貌的整體表現。」某次造訪東京銀座,佳珍不經意發現一座座路燈頗具質感,不是花俏搶眼或加上什麼當地特產的設計,就只是令人讚歎的質感,為銀座街道的整體風貌添上畫龍點睛的一筆,讓她印象深刻。

(圖片提供/傅雅祺)

《經典》285期【藏美日常】街道家具 隱形的城市表情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3 月
31
2022

令人尊敬的民族

《經典》特約攝影張乾琦在他與編輯部攝影組召集人安培淂的來訊中這樣寫著:「作為一個台灣人,我有義務到烏克蘭來見證與記錄強權壓迫鄰國,不公不義的惡行。」

在過去的四個星期裡,張乾琦從旅居的奧地利親赴戰爭第一線,採訪拍攝的過程中,他不斷感受到烏克蘭四千四百萬人一條心,只有自助,才有人助,和天助。

他親眼目睹烏克蘭人民縝密的組織、分工和奉獻,烏克蘭老老少少,心手相連。他感受到這是一個偉大且令人尊敬的民族,俄羅斯的坦克擋不住、壓不平烏克蘭人上下團結和抗爭到底的決心!

苦難中倍見真情,張乾琦深刻地體會到,身為世界公民的台灣,在這場看似遙遠的戰爭當中,台灣不但不能缺席,更要積極發聲、救援烏克蘭。

(圖片提供/張乾琦)

《經典》285期【深入現場】兵燹 烏克蘭戰場紀實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3 月
02
2022

沿著軌道生長的城市記憶

彰化即將在明年迎接建縣三百週年,在這個回顧過去、展望未來發展的新起點,《經典》撰述林靖豪發現,曾經帶動空間與產業革命的軌道,在此時此刻又重新成為平原城市發展的中心軸線,但與過去不同的是,除了鋪設軌道,如何「搬動」軌道,也成為眾所注目的焦點。

彰化平原南北的最大城市員林與彰化,近年都以鐵路高架化為都市計畫的主軸,期待透過把軌道上移創造出的通道與空間,能帶來新的繁榮。但實際走訪這兩座城市後,林靖豪發現,城市裡的軌道不像可以任意重組的模型,反而像植物延伸的根系,許多城市的文化、記憶與產業在其上生長,累積出歲月的厚度。面對人口的外移、老化與城市間的競爭,彰化期待複製其他大都會的發展模式,但將城市軌道連同記憶連根拔除,或許也將讓自己失去另一種獨特的優勢。

(攝影/黃世澤)

《經典》284期【通往何方】看得見與 看不見的軌道 從彰化雙城看鐵路立體化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3 月
02
2022

能源政治的寒冰前線

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的戰爭危機,暴露出歐洲的能源安全問題,俄國位在北極圈的國土雖寸草難生,卻握有歐洲的重要能源命脈—天然氣。圍繞著極圈的複雜地緣政治問題深深吸引著《經典》特約記者金峰,使得他在過去十年之間,一再重返西伯利亞極圈,以相機記錄這片冰天雪地中的天然氣開採作業、直達歐洲的龐大管線工程與在這極端環境中工作、生活的形形色色的人們。

十年的時間,讓金峰逐漸熟悉了這片北極凍土。在一次採訪任務中,他得到俄羅斯軍隊難得的授權,得以飛越戰略區上空觀察攝影,巨大的跨國能源企業也向他展示他們的科技,龐大的金屬管線構成讓人屏息的工業奇觀。但同樣讓金峰難以忘懷的,是乘坐著雪地卡車,讓這些遠赴極地工作的駕駛帶著他,走遍能源外交最寒冷的前線地帶。

(圖片提供/金峰)

《經典》284期【深入現場】權與力的輸送 俄羅斯天然氣開採直擊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2 月
02
2022

有了好空間之後

走在舊台中車站旁的「綠空鐵道」是一個很特別的體驗:眼前是經過景觀設計的綠意,往上看是現在火車行駛的高架軌道,往下看則是車輛行走的馬路,一旁還有流經此處的綠川,不禁讓《經典》撰述吳佳珍(圖右)回想起幾年前走在韓國空中花園「首爾路7017」上的感覺。

事實上,早在前往採訪綠空鐵道的民間倡議者張翰文(圖左)的前幾天,佳珍就從台北衝去台中確認適不適合作為這次討論「橋下空間」議題的好案例。因為到台中已是晚上,照明之下顯得沉靜、浪漫,「綠空鐵道,就決定是你了!」她心想。

只不過,採訪那天的燦爛陽光,卻也讓夜晚沒發現的小地方無所遁形:幾個飛舞的塑膠袋、一包狗屎、兩張壞掉的高腳椅。建設之後,不論是使用者、還是管理者都有責任一起維護。當我們對於空間品質的要求不斷提升時,我們的心態與行為是否也跟上了呢?

(攝影/劉子正)

《經典》283期【藏美日常】橋下空間 不只是邊緣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1 月
26
2022

種子說的故事

雖然天天入口,但《經典》文稿召集人潘美玲(左一)對蔬菜的認識實在少得可憐。

如果不是採訪種子專家郭華仁教授,她不會知道原來青花菜、花椰菜、包心菜、高麗菜、大頭菜、孢子甘藍,原來都是「一家人」。

這些十字花科的蔬菜,是農民從一個原始的野生品種,百千年來不斷在田間選育出來的,長期的演化之下,發展成各以花、葉、莖為主要食用部位,滿足人類的口腹。

在屏東霧台鄉霧台部落,她試著向魯凱族耆老杜含笑(圖中)請教保種的智慧,年近九十歲的老人慈祥地說道,很欣慰自己活到現在這個年紀還能看到以前熟悉的種原。除了延續蔬菜的採集智慧,這裡保存的小米種類居全台原民之冠,十五個品系,每一種各有不同的用途與意義,有的用在婚事祭典,有的用於釀酒或做小米糕,還有只准拿來煮稀飯,與生活文化密不可分。

種子保障了人類的糧食安全,除了送進種原庫冷凍安藏,進入民間隨著生活、時代演化也至關重要。美玲突然若有所悟:有故事的種子,才是有生命的種子。

(攝影/劉子正)

《經典》283期【草葉集】備份未來 蔬菜的種原密碼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1 月
03
2022

命運多舛的芒花報導

《經典》特約撰述鄒欣寧(圖左)從二○二一年初開始【台灣花樣】系列報導,似乎跟疫情動盪的這一年同樣命運多舛,原本預計秋天刊出的芒花在「順應自然」的境遇下,到初冬才完成採訪拍攝工作。

原來,在採訪植物纖維工藝師孫業琪時,被告知將前往苗栗苑裡「心雕居」餐廳為一座排灣族傳統涼亭以芒草重鋪屋頂。這座涼亭是以石砌為底、圖騰木柱和芒草屋頂的排灣涼亭,是目前全台唯一全自然素材搭建,但自然材料便意味需經常維護。原打算用塑料替換腐爛的芒草,便約了秋芒開花時展開屋頂作業。

只是,這一等就是一個多月。第一波東北季風帶來的雨水無法進行採集後的曝晒,必須連續四、五個放晴的日子才可展開工程。直到一個多月後上虎頭山尋芒,孫業琪才鬆口說:「這裡芒草也是最近才開花,你們一個多月前來,我怕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攝影/黃世澤)

《經典》282期【台灣花樣】我們與芒的距離 不再迷茫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12 月
30
2021

兩條鐵道與蘭陽平原的兩個時代

蒐集資料時,《經典》撰述林靖豪(圖左)在舊報紙裡發現一個有趣的故事,時間回到一九二○年,當時宜蘭人期待已久的北宜鐵道開通,因為財政問題而被迫延期,許多宜蘭人非常焦慮,害怕從此被邊緣化,結果有成千上百的市民發起遊行,在晚上手提燈籠到廳衙陳情,希望鐵路盡快完工,廳長親自出面安撫後,市民們仍然遍遊市街到半夜才解散,想必是個熱鬧的夜晚。後來的歷史證明,北宜鐵路的確在蘭陽平原的都市和產業發展中扮演關鍵的角色,而政府對宜蘭發展的想像,也始終不脫透過大型交通建設來帶動成長。

不過,宜蘭人對自己的土地漸漸長出不同的價值,八○年代後,宜蘭人為了保留環境和文化走出來,從被邊緣化的焦慮,轉而開始建立宜蘭的認同和獨特性。面對新的高鐵,林靖豪發現並非所有宜蘭人都像百年前一樣樂觀期待,而更關注它的效益和可能的衝擊,究竟宜蘭未來需要的是甚麼,還等待著更多的討論。

(攝影/安培淂)

《經典》282期【通往何方】新鐵入蘭陽 尋找宜蘭的步調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首頁最新訊息關於經典雜誌內容經典專書訂購方案聯絡我們
台灣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財團法人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2號12樓‧服務專線:02-2898-9991 傳真:02-2898-9993
Copyright©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經典影像館 ::: Rhythms Gallery ::: .
建議以 1024x768螢幕解析度, IE7.0 以上版本瀏覽器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