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01
2017

工作室裡的小革命

這一期【匠心獨具】〈木雕藝術家養成之路〉,《經典》撰述陳怡臻與攝影安培淂前往新竹採訪蔡楊吉的工作室,一抵達,就看見一群學生正專心刻著木頭,原來他們正在上木雕課。在那裡,每位學生所欲雕刻的工法、形式、程度都不盡相同,除了蔡楊吉能同步指導、面面俱到,學生間竟也能積極地為彼此的創作提供協助、相互指導。

這場景,不禁讓人想起一戰後在德國威瑪、由一群工藝、建築專業者所發起的「包浩斯學校」,鼓勵藝術教學應以「工作坊」為基地、「師徒制」為方法,強調師生互助、共同協調完成創作。短短十四年,包浩斯培養的一千多名學生,在二十世紀開創了無數的經典作品與思潮,影響深遠。

任何革命都是從小而大、由弱轉強。蔡楊吉的工作室不大,學生也不算多,但這樣的嘗試,卻彷彿再現了包浩斯的教學現場,在台灣新竹,醞釀著一場文化傳承的小革命。


(攝影/安培淂)

《經典》233期【匠心獨具】為神服務 為藝傳承 木雕藝術家的養成之路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十一月
30
2017

北京單車行

曾經,大街小巷遍地單車的北京市和上海市,並沒有因為時代的變遷而捨棄了它的「非機動車道」,使得在北京市騎乘單車的經驗出人意料地非常宜人。第一回來到中國採訪是以單車為主要的交通工具,《經典》攝影劉子正怎樣都沒有想到,可以在一天之內,從北京城鼓樓大街騎著單車出發,先是到了鳳凰嶺拍照,再騎到陽坊鎮和文字記者金其琪會合採訪,最後再騎回北京城。北京城到鳳凰嶺向來為當地車友們騎乘的熱門路線,在秋日暖陽下,氣溫不冷不熱,空氣清新,雖然單日騎乘的距離超過了九十五公里,卻絲毫沒有累人的感覺。如果再加上兩個星期在上海與北京的採訪行程,騎乘共享單車的總距離就超過了二百三十公里。

想起以往在中國的採訪總是為了在城市中移動,怎麼樣也招不到出租車,或著是困在車陣中寸步難行,相較之下,騎乘單車可以說是比較愉快,甚至是比較快速的移動經驗。


(攝影/劉子正)

《經典》233期【環境中國】單車復興在中國 共享經濟下的競爭亂象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十一月
02
2017

水電工不簡單

《經典》撰述葉奕緯(右)這次採訪的時機說巧不巧,正好碰到受訪者林英男在十月十一日,將帶領水電配管專業的選手飛往阿布達比(Abu Dhabi)比賽,所幸在出國前,選手已經沒有訓練課程,只要返家準備好工具、養足精神即可,林英男就是在這段短短的空窗期接受我們的採訪。雜誌出版後,比賽的成績也已經出爐,可惜的是,出國前,台灣幾乎沒有新聞媒體關心這場賽事。然而若是社會大眾不關心,連帶地也會減少政府對技職體系的資源挹注,而教育資源不足,也必定影響專業人員的養成。

「但比起二十年前,現在還是比較好了啦!當年經費短缺,出國比賽時連翻譯都沒有,當比賽過程中有狀況,也只能靠自己的破英文發問,連最基本的溝通都有困難!」林英男苦笑說道。奕緯希冀透過本篇報導,除了讓更多人認識水電配管專業的重要性,也期待有天技職體系能擺脫「不會讀書的人才去學」的汙名。


(攝影/安培淂)

《經典》232期【匠心獨具】不只是水電工 公共安全的守護者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十一月
01
2017

尋找現代桃花源

淡蘭古道截稿後,《經典》資深撰述陳歆怡才擔心,是不是把淡蘭古道地區昔日生活,寫得太詩意與浪漫了?這或許是今日走訪淡蘭古道的感受,也是在地人推動社區營造的成果,但對於曾活過那段艱苦歲月的人而言,當年共通心聲或許是:能遠走高飛多好!

這篇報導要追問的正是,這些一心想逃離故鄉的人,為何對家鄉如此魂牽夢縈,願意在多年後不計代價地找路、尋根、復育田園?也許,人生下半場更追求精神富足,也許山林洗滌了都市的滯悶,也許是「廢村」的危機感催迫;總之,這群「狂熱分子」令歆怡印象深刻,他們會在採訪前製作個人簡報,滔滔不絕傾吐故鄉歷史與風土,還不時丟來新的資料與思索,這一切都出於對故鄉的記憶與愛。今日的山區還存在人口外移、隔代教養、經濟弱勢等問題,以及雙溪水庫興建計畫爭議,都需要用智慧與愛來面對。祈願有一天,桃花源能在淡蘭地區實現。


(攝影/劉子正)

《經典》232期【篳路台灣】從家山到里山 淡蘭古道復興大計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十月
03
2017

台灣以善以愛為寶

採訪前夕,《經典》執行編輯洪婉恬(左),閱讀了知風草文教協會創辦人楊蔚齡(右)著作的《邊陲的燈火》、《在椰糖樹的平原上》。當年二十多歲的她,離開空服員一職,前往泰國難民營服務,陸續共待了四年時間,回台後創辦知風草,希望能為戰爭之下的東南亞,受創最為嚴重的柬埔寨貢獻一點心力。面對面採訪時,聽著楊蔚齡述說知風草的執行現況,二十多年過去了,她的外表或許多了些歲月的痕跡,但談起知風草,她仍如同書裡當年那位二十多歲的女孩一樣,充滿著慈悲心、無所畏懼的衝勁與勇氣,一心只盼能幫上柬埔寨貧困人民一點忙。這樣始終如一的奉獻,著實令人敬佩與感動。

而經費來源一向是小型NGO運作的重點之一,問到楊蔚齡近年來知風草入不敷出的狀況如何解套?她說,從第一年開始,每一年的預算都剛好只夠再做一年,就做到不能做為止。訪談後,婉恬和楊蔚齡分享她的母親看了書也很感動,道別時刻,她特別請婉恬轉達母親:「我們還在路上。」證嚴法師曾說:「台灣無以為寶,以善以愛為寶。」報導後,再次驗證了這句話的真諦。


(圖片/洪婉恬)

《經典》231期【遠親近鄰】慈善漣漪 台灣NGO的南向援助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十月
03
2017

重新看見台灣森林之美

為了撰寫【篳路台灣】〈森情故事〉一文,《經典》撰述賴英錡頂著夏日的驕陽,先後造訪了林田山、太平山以及阿里山等昔日重要的林場。在蓊鬱的森林裡,他順著一條條斑駁、廢棄的舊鐵軌一路前行,不只看見了沿途風光旖旎的自然景致,更看見了林業鐵路和人們共有的歷史足跡。

從小在都市長大,他不曾了解過台灣的森林區規畫,對於台灣的林業開發史,也只有片面的認知。透過這次的採訪,總算有比較完整的認識。走完太平山國家森林遊樂區的中央石階步道,他坐在暫時停駛的蹦蹦車裡稍歇片刻,並期待明年的復駛,想必屆時將會為太平山創造一番新的氣象,並且讓世人重新認識台灣那段迷人的林業史。


(攝影/安培淂)

《經典》231期【篳路台灣】森情故事 回望台灣林業鐵路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九月
02
2017

遺失小白槳

《經典》攝影劉子正揮汗扛了相機和空拍機,爬了三公里的山總算抵達定點。回想起來這一路可不簡單,他一早在花蓮崇德隧道外拍照,之後至宜蘭市給機器充電,隨後再趕到大里,希望能趕太陽下山前到達草嶺古道埡口。假日國道五號的車子本來就多,再加上當天還有福隆音樂季的車流,上國道五號後就開始一路塞到東北海岸。

子正一路上是又心急,又只能慢慢來,好不容易開到大里國小後,車一停,東西一扛就往上衝,一走就是三公里,最後總算在傍晚六點前到了位於置高點的土地公廟前。

有用過空拍機的人都知道,機器起飛前,槳必須卡牢才行。他到達定點後,也不喘口氣,心裡深怕耽誤了夕陽拍照時的黃金時刻,立刻就把機器拿出來,槳一裝,機器一發動,其中一個槳卻沒扣牢,直接就甩飛出去。一個優雅的拋物線,他眼睜睜看著這支槳輕飄飄地飄向山谷去。「呃……」臉上頓時不只三條線。但木已成舟,回想起這一路的艱辛,只好在涼亭坐下來,喝口水,把機器再收回盒子裡,欣賞眼前這片壯麗的風景,他才發現,原來夕陽時分的草嶺古道埡口真的很漂亮。


(攝影/劉子正)

《經典》230期【篳路台灣】百年官道行腳 清代全島縱橫大計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八月
28
2017

尋找小綠葉蟬

這天起個大早,《經典》攝影顏松柏整裝後隨著父母到茶園裡工作,他得趕在日頭赤炎炎之前,找到這些只有約三公釐的煙仔(小綠葉蟬)身影,但今年梅雨季異常的久,幾乎還來不及孵化就回歸大地,隨著東方美人茶採收進入尾聲,想尋覓煙仔更是難上加難。

他一手拿著相機、閃燈,另一手則拿著腳架,魁武的身形擠進茶園裡,實在難以靜悄悄地接近牠們,得睜大眼睛貼緊茶葉看,不時還要翻開葉背。揮汗如雨,時間分秒流逝,緊迫之下只好嘗試拍動葉面,盯著煙仔飛動的軌跡,鎖定目標後,內心一邊拜託煙仔們行行好別再亂跳,一邊請母親和妹妹幫忙拿閃光燈,這才順利拍到。今日東方美人茶聞名於世界各地,煙仔們可是幫了不少忙,但要追尋牠們的身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得靜下心仔細觀察。或許闖進生態的我們只是過客,但在採訪過程中會發現與牠們的相遇不僅僅是運氣,更需要有尊敬和誠敬的心。


(攝影/潘美玲)

《經典》230期【茶知錄】人在草木間 台灣有機茶的生態反思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八月
01
2017

孩子手上的玻璃

在採訪前,很難想像早期玻璃竟然是用嘴「吹」出來的,一直到《經典》撰述葉奕緯(左)到訪竹南徐家的國泰玻璃後,才對這項古老產業有第一手了解。

看完一本介紹玻璃產業的《透明的記憶》後,曾期待能在現場看到傳統燒製玻璃的八卦窯,可惜在轉型觀光後,八卦窯也遭拆除。廠內遊客如織,裡頭悶熱得像一座真正的工廠,到訪的孩子們驚奇看著玻璃膏被拉長、旋轉,接著排隊體驗口吹玻璃,玻璃就像氣球一樣被吹脹,孩子各個專注設計想像中的形狀,不怕熱,不怕髒,大人也一起把玩玻璃。

玻璃產業的獲利空間急速壓縮,大規模量產的需求早已不再,僅存的店家,多轉型成玻璃藝術工作室,榮景消失殆盡,而轉型觀光的徐姓一家,將製造過程公開,讓更多人認識這常見卻不簡單的玻璃。或許,唯有讓更多人認識這些傳統產業,才有機會在未來某時刻迸發創意,找到契機讓它煥發出新的光彩吧!


(攝影/劉子正)

《經典》229期【匠心獨具】吹出來的玻璃藝術 家族技藝傳承八十年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七月
28
2017

受水之命,潤澤大地

頂著盛夏的驕陽,《經典》撰述英錡(右)來到位於台南市官田區的烏山頭水庫(嘉南大圳的一部分)。水庫送水站站長陳政聰(左)熱心地解說各項設備的功能和操作方法,而當他把其中一個水閥打開時,高達上萬噸的水以拔山倒樹之姿宣洩而出,其氣勢萬鈞的畫面讓人看得瞠目結舌,難以忘記。

不論是台北瑠公圳、彰化八堡圳、高雄曹公圳等清領時期漢人興築的傳統水圳,或是日治時期日本人為了控制台灣的農業生產而建造的大型現代水利工程如桃園大圳、嘉南大圳,作為農業命脈的水圳一直都攸關農人們的日常生計。

今日的台灣已成為以工商業為主的經濟體,農業逐漸式微,水圳也漸漸被世人所遺忘,但仍有一些水圳默默地滋潤著台灣這座寶島上的土地,為萬物提供源源不斷的生命之泉。希望有朝一日,人們可以重新發現水圳在台灣經濟史上所代表的深遠意義,並且撥出一些時間,再次走到水圳邊,看見它的美麗與哀愁。


(圖片/安培淂)

《經典》229期【篳路台灣】生命之泉 吃米飯拜圳頭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採訪線上│標籤:

首頁最新訊息關於經典雜誌內容經典專書訂購方案聯絡我們
台灣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財團法人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2號12樓‧服務專線:02-2898-9991 傳真:02-2898-9966
Copyright©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經典影像館 ::: Rhythms Gallery ::: .
建議以 1024x768螢幕解析度, IE7.0 以上版本瀏覽器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