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30
2020

和家將走上一段路途

講起「八家將」,著手企畫〈將〉報導的鄭接黃,訝異於身旁的友人竟分不清楚其中的差別,只用來統稱一切塗面扮將,更訝異於在採訪研究者李佩儒,對他談及研究家將之路的「寂寞」。

「將」作為顯性的文化符碼,實際上,卻以極為隱性的理解存在於台灣,不只是因為神祕與信仰,長期發展下,將團與人,都有曲解與誤解,讓「將」成為擺盪在正義與罪惡之間。採訪過程,鄭接黃試著和家將一起「生」與「活」──看著家將生成,活在信仰裡。在一場慶典祭祀,從開面到「稟將爺下馬」,才算是告一段落,鄭接黃思索,在疲累的路途裡,身為一位家將究竟在想什麼?承受了那麼多目光,但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寂寞,無法言說的?

在祭典即將結束的時候,想起李佩儒說:「將腳大哥對我說,當你覺得寂寞,別忘了,將爺都在後面看顧著妳。」

某些不被理解的堅持,是這樣才走得下去吧。鄭接黃想。


(攝影/安培淂)

《經典》269期【出神入話】扮將 穩定人心的「將」信仰

 

此篇文章由RhythmsMonthly發表│分類: 採訪線上│標籤:

沒有留言 »

引用網址:


編輯留言




※提醒您,基於個人資料保護原則,請勿在留言內容中提及電話、地址、身分證字號及其他個人資料。

首頁最新訊息關於經典雜誌內容經典專書訂購方案聯絡我們
台灣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財團法人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2號12樓‧服務專線:02-2898-9991 傳真:02-2898-9993
Copyright©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經典影像館 ::: Rhythms Gallery ::: .
建議以 1024x768螢幕解析度, IE7.0 以上版本瀏覽器觀看